无题

好久没有写过东西了,因为每次想写一点东西的时候,发现自己实在是写不出什么东西,既然写不出什么,就没有必要去写了,浪费自己的时间,又浪费别人的时间,实在没有什么意义。

暑假过后,突然有师弟师妹们叫我“师兄”,多少有些不习惯,自己始终还没有进入到一个师兄的角色,因为始终觉得自己还是没有那个资格的,除了自己的经历或许比他们多一点,再也找不出自己有别于他们的地方。自己还是那么孩子气,做事还是没有那么多的思考。前些日子,和某位高中同学谈到此,他又提起说:你年龄还小么。听惯了这句话,现在甚至有点厌恶,不想别人去提起我的年龄,这始终是一个借口,或许你们可以用来搪塞我,我却从没用来搪塞我自己。优势与劣势总是相互转换的,但从任何方面我都不觉得它是优势或劣势,这只是一个事实,摆在那里,无法改变,也不需要去改变。

大二的开始也就意味着大一的结束,曾经或许会后悔大一的碌碌无为,但总算看明白了一点,至少在当时你是快乐的,所以没什么可后悔的,人生始终要向前看。前些时候和一位师兄聊了一晚,师兄让我学会一个“忍”字,还记得对这个字最深的印象应该来自于电影《霍元甲》。“忍”——心在刀下挣扎,结果只有两种,要么心在刀下死去,要么你的心足够硬,把刀磨碎。霍元甲应该属于第二种,但生活中,第一种人比比皆是,只能忍一辈子,被别人踩在脚下。不要只是学会去“忍”,要在“忍”的过程中学会发现不足,有所发展,有所进步。

之前看《职来职往》,记得刘同送给一位选手一句话:懂得太少,表现太多,才华太少,锋芒太多,很浅薄,一眼就能被看穿。其实在很大程度上,我还是挺欣赏这种人的,因为他们至少懂得去表现,或许因为”懂得太少,才华太少”踩了一些地雷,但他们至少敢于去踩,也因为他们的勇敢,他们经历了许多“雷”,他们以后的路或许会好走的多。有些人,默默无闻,不善表现,如果这种人肚子里没有东西,那这种人一辈子注定默默无闻;如果肚子里有东西,所谓“霸气侧漏”,定会被人赏识。

就在写这篇日志之前,看了许嵩的一篇文章,里面有这么一件事“吃饭的时候莫名想起去年六月在玄武湖的小船上,看到岸边有一个主人带着一只金毛巡回犬,忽的把一个小球丢水里,狗立刻跃入湖中,衔住球,爬上岸。四周皆叫好。主人却又将球再次抛出,狗又扑入。周而复始十次有余。狗的耐性令人惊叹,然而四周的人没有耐心再观看这重复的表演。”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,一个演讲家要学会去改变,如果每次都讲一样的东西,那应该不会有人去听啦。就像一个魔术,当你第一次看时,或许你会惊讶,但当你看过无数次后,便不觉得有什么啦。人生也正是如此,要不断往自己的行囊里添一点新鲜的东西,不然有一天你的行囊就空啦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与自己的表现形式,从不敢去否认一个人的未来,生命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星光暗淡之后的下一个天明,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。